您当前所在的位置是: 主页 > 成功典范 >
刚有所恢复的东海野生大黄鱼别又被捕“黄”了
发布日期:2022-06-21 05:41   来源:未知   阅读:

  面对“淘鱼热”,专家呼吁尽快立法限额捕捞,避免新型“绝户网”,保护好越冬亲鱼

  近日在东海海域,有渔民一次捕获近5000斤野生大黄鱼,价值近千万元。相关消息不胫而走,有人大喜,有人眼红,有人闻讯而动。业内人士看法也不尽一致,有的表示审慎乐观,有的则是深深的忧虑。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采访的多位专家认为,能捕获这么多野生大黄鱼,说明其种群资源有所恢复。然而,要对脆弱的海洋渔业生态有清醒认识,不能再走“一网打尽”的老路和绝路,不能因在越冬场集中捕捞,让稀缺多年、刚有起色的大黄鱼再“黄”了!

  “太开心了!从来没捕到这么多的野生大黄鱼。”1月14日晚上8点多,一艘象山渔船在东海165海区作业。一次寻常的起网让船员们惊呆了,只见网里金灿灿一片,“咕咕咕”叫成一团。船员杨天胜说,“这一网160箱,除了小部分鲳鱼、乌贼外,里面有2450公斤的野生大黄鱼,大部分都是1公斤重的,最大的有2公斤多。”

  眼下正值年关,野生大黄鱼最抢手。每公斤大黄鱼售价近4000元,算算账,总共卖了957万元,创下近年来东海单网渔获的历史新高。在浙江省象山县水利和渔业局总工方跃印象里,一网捞出1000公斤以上的鱼,还是上个世纪的事情。

  野生大黄鱼曾经是东海“四大海产”之一,年产量历史上曾达万吨。琐碎金鳞软玉膏,冰缸满载入关舫——清代诗人王莳蕙在《黄花鱼》一诗中,这样描述江浙沿海渔民丰收大黄鱼的场面。然而,上世纪70年代之后,因过度捕捞,野生大黄鱼资源严重萎缩,资源枯竭后难以形成鱼汛。

  面对几近绝迹的野生大黄鱼,东海各省从1994年实施了伏季休渔。而且,为了让野生大黄鱼复苏,沿海各省制定了增殖放流计划。如从2007年起,浙江宁波开始实施岱衢族大黄鱼野生亲体采捕、保活、繁育和种质库建设项目,将在岱衢洋捕获的大黄鱼进行规模化养殖并放流,数量以千万尾计。2021年7月份,全国水产技术推广总站和浙江省海洋与渔业局,联合放流了700万尾平均体长超过10厘米的大黄鱼。

  浙江海洋大学党委书记、东海野生大黄鱼资源修复工程首席专家严小军表示,在冬季采捕到吨级规模的大黄鱼,初步可以判定:大黄鱼自然资源群体有明显恢复迹象,这一海区可能已成为一个越冬场。

  浙江省海洋水产研究所公开的资料显示,从近20年的资源调查来看,2021年是舟山大黄鱼资源密度最多的一年。时隔半个世纪,在各方努力下,大黄鱼资源好不容易有所恢复。而今,很多业内人士是既喜又忧:“高产值”“高产量”背后,野生大黄鱼会不会再遭受“一网打尽”的命运?

  野生大黄鱼的消息刷屏朋友圈的同时,有网友留言“我要捕鱼去”。有出海渔民告诉记者,天气稍好的时候,每天有大批海钓船布局在附近海域。近期,还有部分自媒体直播了一场大黄鱼“追寻之旅”,视频背景里,密密麻麻都是正在钓大黄鱼的小艇。

  资深海钓客“小黑”说:“只要天气好,每天有一二百艘小艇,以及几十只流网船、拖网船,全部是冲着野生大黄鱼去的。”

  不少网友担忧:“又是165海区,既欣喜又难受”“刚有点恢复,恐怕又要被‘整锅’捕掉,听到消息,一点丰收的喜悦心情都没有”……

  业内人士指出,1974年,2000多对机帆船“围捕”越冬场大黄鱼亲鱼的结果,已成惨痛教训;时隔半个世纪,“围捕”苗头再现。

  “现在通信更发达了,捕捞技术更先进了,舟山大黄鱼旺发的消息一传开,高强度捕捞是不可避免的。”浙江省海洋与渔业局退休干部余匡军说,从目前象山船捕上来的大黄鱼看,大多是近1公斤的大黄鱼亲鱼,这对资源恢复极为不利。

  “大黄鱼越冬场的保护,已经刻不容缓了!”从事了20多年大黄鱼育苗工作的象山人徐万土,听到“一网957万元”后,直言“毫无丰收的喜悦”,“大黄鱼与其他鱼不同,产卵要至少3年生,2000多公斤大多是可以产卵的大黄鱼亲鱼,太可惜了!”

  浙江省人大代表、平太荣远洋渔业集团有限公司总轮机长余雄伟呼吁尽快立法保护野生大黄鱼资源。虽说渔民靠海吃海,但现在渔业捕捞技术日益发达,高强度的捕捞行为如果不制止,目前仍脆弱的大黄鱼资源又将遭到灭顶之灾。

  据余雄伟调查,仅在浙江舟山,由公安机关治安管理登记的小型船舶有1400艘,经海事部门产权确认的游艇142艘。这些船舶中有不少从事海钓作业。由于相关管理部门对小型船舶管理存在职能交叉、认定标准不一,日常管控往往难以落实。

  “当务之急,是尽快立法保护,要采取禁捕等相关措施,保护好越冬期间的大黄鱼亲鱼。”专家建议,应在海洋管理体制机制、增殖放流模式等方面进行探索研究。

  一是加强整体研究,设立大黄鱼越冬保护区。严小军结合大黄鱼生命周期长、性成熟期晚、破坏后恢复期长、越冬具有明显聚集性等特征,建议制定全周期整体性自然资源保护整体架构,将大黄鱼增殖放流新技术、“鱼巢构建”新方法、越冬场确定与可持续开发都纳入其中,进行综合系统研究。

  二是完善捕捞细则,避免新型“绝户网”。余匡军从专业角度提出了具体保护举措:禁止近岸渔场拖网作业,40米水深以内的拖网作业对海底伤害巨大;探索试行限额捕捞,根据海洋资源调查每年实时调整配额指标,配以专业的拍卖市场,打通捕捞源头与市场销售;养殖大黄鱼性成熟期短,应建离岛养殖场,养殖大黄鱼大量产卵有利于自然资源恢复。

  三是实行限额制、配额制捕捞。“配额捕捞是一种比较有效的惯例措施,但科技要求与监管精度要求比较高。”联合国粮农组织海洋与内陆渔业处处长叶益民坦言,禁渔期、增殖放流等举措虽有用,但渔民们一旦解禁出海,也存在“捕得更凶”的现象。曾参与制定伏季休渔方案的浙江海洋大学副校长徐汉祥认为,现在说大黄鱼资源恢复还为时过早,应综合施策,科学化增殖放流,加强海洋牧场建设,削减捕捞强度。

  此外,《“十四五”全国渔业发展规划》指出,要优化调整近海捕捞,严格控制海洋捕捞强度,优化捕捞作业结构,实施海洋渔业资源总量管理。据介绍,目前我国首部国家级海洋特别保护区地方性法规《舟山市国家级海洋特别保护区管理条例》正在进行新一轮修订,将对特别保护区内的捕捞、海钓作出明确规定。不少业内人士期待,新法能对大黄鱼资源有更多立法保护。

Power by DedeCms